洋kitterry

食用说明:雪兔/春待/Dover/极东
616鹰眼厨,Barton兄弟/鹰仿
被学校绑架了,没有周末没有假期。明年见

没写完的培育所稿子,我是欠打拖稿人。不打tag啦,写完可能还要很久()

车在荒野中心抛锚。
无海灯塔

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,贝什米特警官一拳砸在方向盘上,废物老爷车愚蠢的叫起来。

该死,自己已经追了他三天三夜,即使不为交公,也一定得逮到这个在全国流窜的混球 。

【我是不要脸的省略号,因为各种原因(主要是懒和杀万刀的学校)没有写出中间部分,大概就是两人长颈鹿打架啊不,惨烈搏斗。】

他们像婴孩一样蜷缩,不,是同胞的胎儿,紧密相连,互相索取着生命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本大爷是你的刽子手!”

“你他妈的究竟叫什么!?”

他玻璃球一样的眼珠还在微弱的颤动着。

快要日出了。

盖着荒野的夜色被掀起来了一角,狭窄的冷光照在他的虹膜上。

伊凡九岁的时候,在荒野走失。夜晚狼声四起,被泪水打湿模模糊糊的惨淡月光中,另一个男孩走出来。

他们要一起离开。

男孩一直拽着他,很紧,很久。两具短暂相连的躯壳,在荒野中牵出一道断断续续,蜿蜒曲折的墨点。

地平线的终于刺入光来,那景色很冷,甚至可以说是肃杀,但很安静,安静的像幅画。


“我是基尔伯特。”他说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