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kitterry

食用说明:雪兔/春待/Dover/极东
616鹰眼厨,Barton兄弟/鹰仿
被学校绑架了,没有周末没有假期。明年见

【雪兔组】暂无题

很久没动过笔了,希望有任何建议意见大家都可以告诉我,私信或者评论都可以w

其实是培育所的题目,不过目前与题目并没任何契合之处,所以先不艾特or打tag了qwq
毫无雪兔感的第一章,目前的露非常。非常神经质。【预警】

游戏Beholder背景 (Beholder是一款致敬1984的游戏。主人公是一个受政府命令监视房客的“旁观者”,国家背景应该是东/德)

监视者露 ,被监视者普

同时也是

连环杀手普,下一个目标露

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→START

°三号房的新住客带着一个半人高的黑箱子。

仅仅才见面两分钟,伊万已经在笔记本上记下7句话。

°里面可能是违禁品

°他有一双红眼睛。

他连忙又把这句划去。因为红眼睛并不犯法,优秀党员布拉金斯基快要质疑法律了,为什么红眼睛会不犯法。

新住客并无暇顾及房主的笔记本,他审视着最近修缮的三号房。每走一步,合格的国内厂制皮鞋都发出令伊万崩溃的清脆响声。

他实在受不了了,借口家里还有事逃回了地下室。他的小妹妹想让他去尝尝烤蛋糕,趁着蛋糕还没有被禁止,他温和地回绝了。

姐姐在看电视,新闻冷淡地介绍了最近一起意外死亡事故。

基尔伯特分析着户型结构,伊万分析着基尔伯特。

这幢三层的公寓,有6位租客。房主一家住在地下室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基尔伯特早上八点,和一号房的夫妇一起乘上公共汽车。

伊万撤下饭厅里的监视器,他受够了看乏味的人吃着寡淡的汤水,报告书里可不该呈现这样的内容。更何况叛国贼和守法公民的吃相并无差异。

他小心地从猫眼里窥视,房间几乎没什么变化,仿佛基尔伯特昨天根本没在里面待过。

他取出钥匙,恰到好处地,不发出一点声音拧开了门把手。

黑箱里全是书籍,他一本一本地查阅,全是德语,工程应用,医药学……没有清单上列出的任何一类。

突然,他像看见了一只红蛇,浑身缩紧,赶紧抓起那本黑色封面的《刑侦应用》。

°三号可能存在犯罪倾向。记下这几天来第一个令他满意的发现,他翻开第一页。

现在是上午8:43,等基尔伯特回来他还有近9个小时的时间好好彻查这潘多拉的盒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天的阅读,让他失望至极,书中的内容极为准确地避开了“存在唆使公民犯罪内容”的分级条例。

书中内容多是大型刑事案件的介绍,以连环杀人案为主。基尔伯特是个法医,这本书出现地合情合理,伊万按压了一下太阳穴,他得赶紧收拾好,在灯罩旁装上监视器,然后装作自己在地下室写了一天的报告。

他必须承认基尔伯特让他紧张,不是因为他发现了明显的异常之处,而是他无法指出基尔伯特的异常之处。一个优秀的监视者,能够一定程度地预测对方的秘密。

一号房夫妇可能藏有违禁音像制品。

二号房的牙科医生可能从事贩毒。

四号房夫妇很可能担着一桩诈骗案。

五号房的大学生的女友也许是个间谍。

六号房时常足不出户的女人,监视器里看见了她自言自语,说着外国话。指不定那天放火烧了自己。

三号房的前住客,一周以前被自己举报存有危害极大的违禁书籍,上级的驱逐令立刻下达,警察当晚前来抓捕。看来这次伊万没这么好的运气,通过咬文嚼字来完成检举。


晚上9点,他坐在地下室最阴暗的房间里,面对六个显示屏闪烁的画面,仿佛看着六台不同的芭蕾舞剧,芭蕾销声匿迹之前,伊万曾经很喜欢芭蕾舞,他小时候看过很多场天鹅湖,奥杰塔与奥杰莉亚,他仍可耻地记着着两个名字。现在画面上的人都是那位国王的小丑,舞蹈着,跌倒着,登台谢幕,都是他伊万的手在操纵他们的足尖。

耳边的电流声越发刺耳尖锐,像出现失误的长笛演奏。

脑中气势恢宏的交响乐迭出,管弦声高亢急促,撕扯神经。

“啪!”

五个画面一齐熄灭。

只留窄盒中转身抬头的基尔伯特,

一双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
黑天鹅在雾气中理着羽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