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kitterry

食用说明:雪兔/春待/Dover/极东
616鹰眼厨,Barton兄弟/鹰仿
被学校绑架了,没有周末没有假期。明年见

【普白露】

基尔伯特和安娜和娜塔莎。

没有男攻女受的bg指向

  
起初,他喜欢凛冽的女孩,冰雪皇后的面容,亚马逊战士的精神。

没有太多起伏的线条,以及更加直刻的眼神,垂下的长发是逆流的海潮,指尖是峭壁的冰锥,虹膜是电流闪烁的人造星空,瞳孔是全食的日月。

少年时的他,毫无表情地思索着。



这样,真好。




可是那个让他恍惚一生的姑娘,寒冷的表层下,是用糖浆和花瓣燃烧起的疯狂,舌尖的西里尔字母卷起焰火,温腾一壶烈酒,用俄罗斯的方式毫不吝惜地浇醉他,留他独身长眠于雪掩盖的街口。



融化,烧灼,冰冻。


她锌片一般消失在充满粉色泡沫和玫瑰的浴缸里。

浮出彩色的冰糖娃娃。




那个有着与安娜相似的面容的女孩,蹬着安娜的马靴,系着安娜的羊毛围巾,戴着安娜唯一一顶灰色的滑雪帽,甚至有着同样弧度的发尾。


可那不是阿尼亚,她和阿尼亚同模的每一处都透不出柔和,峭立的肩胛骨,泛青的手腕,笔直有力的双腿,第聂伯河一样顺滑美丽的长发,偶有冰渍掩藏。


她姐姐的眼睛能吸入天地间所有的光芒,她却能毫不留情地反射一切微弱的不切实际的期望,直视她的眼睛令你发疯,好一面魔鬼的镜子,任何人在她面前都如同她自己的造物一般,再如何构造精细也被丝丝拆离。


她看着基尔伯特,用力抵着牙笑了,下巴收紧,眼角上扬。


“姐姐从未知晓自己会爱上您这样的人。”


他对着娜塔莎眨了眨眼,想从那双看着阿尼亚诞生的眼球里找出割裂自己的利刃,或是灼伤自己的干冰。


可当他发现自己真正看见什么时,已经太晚啦,连冬天都要结束了。


他只好咬牙切齿地笑着,骨骼噼里啪啦地碎开,世界上所有海所有湖都开始退潮,雨林冰冻而雪山融化,他笑呀笑呀,恒星早衰,卫星坠毁。



那是明朗的笑容,光束从四面八方照射在他脱色的脸上。

评论(10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