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kitterry

食用说明:雪兔/春待/Dover/极东
616鹰眼厨,Barton兄弟/鹰仿
被学校绑架了,没有周末没有假期。明年见

【普白】Drama

段子,很短qwq

以骑士基尔伯特和王女娜塔莎开始。

以君王纳塔利亚和幽灵拜耳修米特结束。


“您真可悲。”她对水中湿漉漉的骑士说到,一个由乱献殷勤引起的闹剧,语气尖刻而锐利。

“您真可悲。”她对月下塔顶蹙眉的元帅说到,一个由权利力争夺引起的弑亲悲剧,衣角平整,领口高耸。

“您真可悲。”她对独身半跪在王座下的战神说到,一个国家交战媾和的结局。月色的发尾环旋缠绕,绞死了旌旗震悚山颠的骄傲。

“您真可悲。”她对浮在刺绣雪帜旁的孤魂说到,一个葬礼后和祭日对话的默剧。鸽血色的棺椁和银白的丝绸绒垫,冬末渐融。



她讨厌冬天的离去,因为湖面的冰会碎。因为继位权的争夺会迭起。因为战败的孤号会喑哑作乐。因为死亡解冻后才是消逝。



“您真可悲。”她说着。

陶瓷制的墙面无瑕似雪,这是时间尽头的宁静。



是的,他真可悲,那个小疯子是对的,她用一生证明自己终于对了。

可她不再是那个小疯子了,

她是受人尊敬缅怀的纳塔利亚大帝。




他也不再去那个墓园了,即使那里埋葬着一个时代。



即使他已是一个无时代的人。

评论(7)

热度(27)